首页

唐代高士博弈故事镜品赏

2017-02-26 12:26:09   作者:柳文清      来源:收藏快报   已阅读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铜镜中的图案千姿百态,各具姿容,称它为古代“铜版画”并不过分。铜镜中丰富的内容,是历史的遗迹,是各代民俗民风的缩影,代表着古人智慧的结晶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祝福。铜镜中传递出的中国民俗文化的灿烂成果和历史遗迹,值得我们收藏和研究。本文就以上海博物馆收藏的唐代高士博弈故事镜(见图)为例,来说明这个问题。

 

  这面唐代高士博弈故事镜,直径16.7厘米,圆形,圆钮,莲瓣钮座,亚银白光泽,品相甚佳。镜体满布的纹饰描绘的是山林之间的隐逸生活:山林流瀑、祥云缭绕、鹤鹜飞翔、山石嶙峋。右上角有一老者,宽袍舒袖,手牵一牛,我们认为应为“巢父饮牛”图。钮左方有一山洞,一位仙人在打坐修行,洞口一侍者手持华盖,前方立者戴冕旒,似为帝王闻道之景。钮座右方又有一人侧卧溪流之畔,以手掩耳,似为“许由洗耳”图,镜面的主纹饰在钮的正下方,四名高士围坐一棋枰,正在侃侃而谈,解棋论谱。整个镜体纹饰富有层次,满而不臃,人物形态颇具神韵,似为“商山四皓”图,是一面难得的神仙人物镜。上海博物馆青铜镜(器)专家陈佩芬,对该镜评价甚高,称其“构图风格甚为特殊,为镜中所罕见”,且“直可以以唐画视之”。

 

  自唐穆宗长庆元年至唐宣宗大中十三年,经历了“牛李党争”,给中晚唐之际王朝政局带来很大影响,文人对仕途多有厌恶之感,逃避官场社会和现实生活成了一种风气,史载诗人李商隐至死“名不挂朝借”。镜背纹饰的隐逸故事反映了这一时代背景。

 

  “巢父饮牛”和“许由洗耳”的故事来自于《后汉书·逸民传·严光》:“(帝)车驾即日幸其馆,光卧不起,帝即其卧所,抚光腹曰:‘咄咄子陵,不可相助为理邪?’光又眠不应,良久,乃张目熟视,曰:‘昔唐尧著德,巢父洗耳。士故有志,何至相迫乎?’”上古时,中原地区林木茂密,野兽很多,经常侵扰人类。后来有人发明了在树上构造木屋,从此人们在睡觉时就不必担心野兽的侵袭了。于是大家把这个人视作圣人,推戴他为部族首领,号称“有巢氏”,他的后代就是巢姓。

 

  尧为帝时,有个隐士名叫巢父,山居不营世利,同当时的名士许由是好朋友。尧曾经想把帝位禅让给巢父,但被巢父谢绝。尧又想把帝位禅让给许由,许由是个以不问政治为“清高”的人。许由不肯接受,躲到箕山脚下去种地。当时尧还以为许由谦虚,更加敬重,便又派人去请他,说:“如果坚不接受帝位,则希望能出来当个‘九州长’。”不料许由听了这个消息,更加厌恶,立刻跑到山下的颖水边去,掬水洗耳,表示不愿听这种话。这时巢父正好牵着牛走过河边,他问许由为什么洗耳朵。《高士传。许由》:“尧欲召我为九州长,恶闻其声,是故洗耳”。巢父听了冷笑一声,说:“你如果住在高山深谷之中,不与世人交往,又有谁会来打扰你呢?现在你这样故作清高,其实是为了沽名钓誉,我还怕你洗耳朵的水弄脏了我的牛的嘴呢!”说完便牵着牛到上游去饮水了。

 

  “商山四皓”典故出自《史记·留侯世家》中记载的汉初商山的四个隐士。秦末汉初(前200年左右)的东园公唐秉、甪里先生周术、绮里季吴实和夏黄公崔广四位著名学者。他们不愿意当官,长期隐藏在商山(今陕西省商洛市境内),出山时都八十有余,眉皓发白,故被称为“商山四皓”。刘邦久闻四皓的大名,曾请他们出山为官,而被拒绝。他们宁愿过清贫安乐的生活,还写了一首《紫芝歌》以明志向,歌曰:“莫莫高山,深谷逶迤。晔晔紫芝,可以疗饥。唐虞世远,吾将何归?驷马高盖,其忧甚大。富贵之畏人兮,不如贫贱之肆志。”刘邦登基后,立长子刘盈为太子,封次子如意为赵王。后来,见刘盈天生懦弱,才华平庸,而次子如意却聪明过人,才学出众,有意废刘盈而立如意。刘盈的母亲吕后闻听,非常着急,便遵照开国大臣张良的主意,聘请商山四皓。有一天,刘邦与太子一起饮宴,他见太子背后有四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问后才知是商山四皓。四皓上前谢罪道:“我们听说太子是个仁人志士,又有孝心,礼贤下士,我们就一齐来作太子的宾客。”刘邦知道大家很同情太子,又见太子有四位大贤辅佐,消除了改立赵王如意为太子的念头。刘盈后来继位,为汉惠帝。

 

  通过上述介绍,我们可以看到铜镜对于对历史传承的重要意义。这面铜镜不仅将千年之久的民俗文化,形象地展示给我们,同时四皓对弈的场景画面,对我国研究古老的围棋文化提供了重要的史料见证。小小的一面铜镜,却彰显出中国辉煌的灿烂的古代民俗文化和悠久的历史遗迹,收藏欣赏,美不胜收!


编辑:小萌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