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海南沉船宝藏传说搅动市场

渔民万元卖"国宝文物"

2017-04-13 09:15:51         来源:澎湃新闻网   已阅读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一个从未经官方证实的南海沉船宝藏传说,至今仍在海南地下文物市场搅动波澜。

 

  据海南当地收藏圈人士讲述,2015年底,海南省海口市文物圈开始流传出一个消息:一艘当年运输八国联军抢来的清朝宝藏的沉船,在南海西沙海域被渔民发现。随后,大量“海捞”(文物圈对海底打捞的文物的简称)开始在市面出现。

 

  一年多时间过去了,这些所谓海底打捞的文物仍在不断“出水”,但价格早已跌成白菜价:

 

  刘益谦2.8亿拍下的明成化鸡缸杯,这里卖3万一件。

 

  供有舍利、镶满宝石的金塔,这里售价不到20万。

 

  重达22斤的乾隆金印,这里售价20多万元。

 

  近日,澎湃新闻记者随一名海南省海口市收藏家,两次暗访了买卖“海捞”过程,尽管来自潭门(位于海南省琼海市潭门镇,据称是这里的渔民发现了沉船)的“渔民”开价4万元左右,但讨价还价之后,最后每件“海捞”的成交价基本在1万元左右。

 

  按照圈内一位人士估计,目前海南当地至少出水了5万件“海捞”,但真假不好说。

 

  海南省文物局一位负责人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经过我们专家鉴定,这些文物全是假的,仿得水平很低,都是些地摊货。”

 

  多名当地的收藏家则仍然坚信自己的眼光,不少人为此已经付出数千万元。

 

  但鉴于出水的“文物”规格越来越高,当地不少藏家正越发不安起来:要么这就是一场史上最大的文物倒卖案,要么就是一场制假售假大案。

 

  “海捞”现世:那时候跟抢一样,生怕没有了

 

  在海南省琼海市潭门镇,“海捞”生意很早就存在。

 

  近日,澎湃新闻记者在潭门一户渔民家看到,他家专门有个房子用来存放“海捞”,在一间不足5平方米的房子里,三个货架上摆放着像酒杯、碗、酒壶之类的瓷器,还有钱币、铁器等各种所谓“海捞”。地上还放着几筐碎了的瓷器,架子上面则放着各式礼品盒,以供客人挑选后包装用。

 

  据该渔民介绍,这些瓷器均是“贸易瓷”(当时海上丝绸之路上的贸易船,以民窑为主),价值并不高,据他说,“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官窑的东西。”

 

  这两年自媒体兴起后,这里的故事开始向圈外传播。

 

  2015年年底,海口市一位周姓古玩店老板,在其微信公众号的一篇里,展示了一件渔民捞到的东西,据说是一艘沉船“发动机上的带字铜牌”,以及部分船上使用的家具铜构件,从英文上看,系“英国东印度公司”所有。

 

  这篇文章更延伸称,该沉船极有可能是当年八国联军抢了清朝宝藏后,将宝物运回印度时遭遇风暴后沉掉的。随后该文章展示了一批据称从沉船里打捞的文物,这在海口文物圈里引发广泛关注。

 

  这名周姓老板的老家正是琼海市潭门镇。他也是最早在海口贩卖这些所谓海捞的老板之一。

 

  海口市收藏人士周泽师(应采访者要求系化名)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当时激动的心情,毕竟一个收藏家可能一生都难得碰到一件官窑,尽管也有怀疑,但在周某某店里看到那些极其精美的官窑瓷器后,包括唐三彩、宋朝五大官窑、元青花、明成化斗彩杯等瓷器,价格也就5万到8万一件,那时候跟抢一样,生怕没有了。

 

  “重器”出炉:200多个鸡缸杯、传国玉玺、乾隆皇帝纯金玉玺都出来了

 

  后来的剧情更是高潮迭起,文物圈内的很多常识在这里被推翻。

 

  据周泽师讲述,各种“重器”陆续出来,包括各朝皇帝的玉玺、青铜器、佛舍利、玉器、夜明珠等,整个海口文物圈跟打了鸡血似的,价格也是便宜到离谱。金器就按现在的金价卖,一件刻有超过400个字的青铜器,才卖了50多万。台北故宫里那件青铜器也就刻了不到400个字。

 

  周泽师向澎湃记者展示了他这一年多的收藏,在他家10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堆满了各种“海捞”。这些“海捞”仅有小部分用礼品盒收藏着,大部分都随意摆放在客厅里,像金印、玉印、石印之类的印章,随意堆在几个盒子里。而前文提及的鸡缸杯,大概有四五十个摆在客厅一个板子上,其称现在收藏的各式鸡缸杯有200多个。

 

  “因为收藏的实在太多,所以只能随意摆放,根本来不及整理。”周泽师解释道。

 

  其中,最令周泽师自豪的,是其收藏的所谓“传国玉玺”,以及重达22斤的所谓乾隆皇帝纯金玉玺。

 

  传言中,传国玉玺是指秦始皇登基时令当时丞相李斯用和氏璧雕刻的玉玺,玉玺用李斯创造的鸟型文字刻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字,在封建时代一直被视为皇权正统的象征。

 

  周泽师获得的这块“传国玉玺”,“受命于天”刻在底部,“既寿永昌”四个字刻四周。对于旁人的质疑,周泽师称,“传国玉玺在历史上遗失过多次,现在也没史料记载这块玉玺到底长什么样,不能说我这块不符合想象中玉玺就判断是假的,这需要国内顶级专家来论证。”

 

  “当时我用一套明代的黄花梨家具找人换来的。”周泽师说。

 

  而那块22斤的所谓乾隆纯金玉玺,底部刻有“皇帝奉天之宝”四个大字。“后来也给金印做过鉴定,该印系纯金打造。”周泽师告诉澎湃新闻。

 

  至于这些物件本身是文物还是仿制的工艺品,则少有权威专家能为周泽师证明。

 

  即便如此,周泽师的“海捞”收藏量已经达到数百件,光收购的各种鸡缸杯就超过两百个,耗资超过千万,据他称,与其他藏家相比,这仅仅只是“毛毛雨”。

 

  记者在另外一个收藏家家中看到,其楼上所放的“藏品”超过千件,涵盖的种类则更多,该收藏人士表示,其已花费数千万。

 

  周泽师估计,这批“海捞”在市场上已经流出超过5万件。

 

  “海捞”交易:转移到海口进行,卖家称如假包退款

 

  随着时间的推移,“海捞”在海南的热度已经明显下降。

 

  今年3月底,澎湃新闻记者跟随一名收藏人士去感受了一次买卖“海捞”的过程,明显没有了周泽师描述的激动人心的场面。

 

  在中间人的安排下,该收藏人士与自称是潭门镇渔民的人约在了海口某地交易。进入2017年后,风声似乎变紧,常兜售“海捞”的几位渔民轻易不在家里交易,都会选择熟悉的第三方地点交易,需要什么货物提前说好,他们载着“海捞”,开车从潭门到海口来交易。

 

  因为提前说好,让渔民带的货物主要为明清时代的瓷器、玉器和古钱币,其中还有著名的鸡缸杯。

 

  这天下午,记者随着几位收藏人士先行到达了约定地点,大约过了15分钟后该渔民才出现,不过,该渔民进来后告诉我们,其实他早就到了,他在门外的皮卡车里一直在观察情况,直到确定没有风险后才出现。

 

  “现在查得紧,没办法,我们村很多人都不卖了,也不放家里面,都把东西埋在外面。现在人家打电话给我,我都说没有卖的了,只有熟人介绍才会出来卖的。”该渔民小心地跟收藏人士解释。

 

  在交易过程中,这名渔民始终保持谨慎,东西并不是一次性拿进来,你要看什么才拿什么。

 

  对于这些“海捞”的定价也是比较随意,器型大一点的东西开价比较高,比如一对乾隆款的百花瓷瓶,对方开价在8万元,而一个鸡缸杯开价只有3万元。

 

  更令人吃惊的是,讨价还价的过程极其粗放,最后不管什么器型,基本都以1万元的价格成交,其中一件明宣德年间瓷器成交价格才8000元。

 

  该渔民在交易过程中称,卖这么低的价格,是因为“出货”太多了,现在能卖点是点了。

 

  最后,该渔民还保证,如果不是“海捞”可以通过中间人退款。

 

  海南省文物局:全是假的,仿得水平很低,都是些地摊货

 

  当然,价格的高低,要取决于这次交易物件的是不是真的古物。

 

  前述交易结束后,澎湃新闻记者随这名收藏人士前往海南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对购得的瓷器、玉器、古钱币做了鉴定。鉴定结果显示,一个乾隆款的鎏金瓷碗上面的金含金量在83%左右、一枚西夏古金币的含金量在85%左右(检测成分中还有铜、银、汞等)。一位收藏人士称,这些成分与古代制作金器的成分一样。而玉器鉴定结果显示材质为和田玉,这令该收藏人士暂时放下了心。

 

  不过,即便材质不假,这些物件是否系古物乃至文物,均未可知。

 

  比如周泽师收藏的那些物件,就被官方部门鉴定为仿制品。

 

  海南省文物局一位负责人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后也直言,“经过我们专家鉴定,这些文物全是假的,仿得水平很低,都是些地摊货。”

 

  但周泽师对于这样的调查结论并不满意,其认为,“海南省文物局派出的几个年轻小伙子,对数百件藏品仅看一个小时,就得出这样的结论过于简单。”

 

  “即便是假的,那也是不得了的事,这么大规模的造假是不是也要公安机关介入,追溯源头?”周泽师说,从去年3月开始,他开始向海南省文物局等有关部门举报“西沙海域沉船出现国宝级文物”之事,希望官方尽早介入调查,不过其认为这部分信息并没有得到重视。

 

  对此,上述海南省文物局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我们是国家的法定鉴定机构,对于结果的判定是有效的,而且历史记载中并没有该沉船的记录。同时还根据他提供的信息,我们联合了潭门镇派出所、三沙、琼海的边防支队进行了排查,至今未掌握 海捞 的信息。”

 

  至于对是否会继续跟进调查,该海南省文物局负责人坦言,“对于我们而言,工作已经结束,如果他们觉得是假的,可以向工商部门举报。如果觉得被诈骗了,也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

 

  澎湃新闻记者在结束调查后,将一位藏家当日一万元购得的几件瓷器拿给了上海博物馆原瓷器部的一位退休专家鉴定,该专家也表示,“均为现代仿品,仿品也分高仿、低仿,这些瓷器连低仿都算不上”。

 

  “驾驭不了”这些“重宝”

 

  值得一提的是,周泽师在举报中还提出,愿意无偿将收藏的“海捞”捐献给国家。

 

  按照周泽师的说法,这名做一方面是出于国人的正义感,如果这些文物是真的,再度流传出去,这是中华民族的损失;另一方面,周泽师认为自己“驾驭不了”这些文物,“件件是国之重宝,如果最后被查实是真的,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按文物保护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地下、内水和领海中遗存的一切文物,属于国家所有。除经批准的文物商店、经营文物拍卖的拍卖企业外,其他单位或者个人不得从事文物的商业经营活动。以牟利为目的倒卖国家禁止经营的文物的,将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当然,如果这一切所谓的“文物”,确如专家所说,只是粗劣的仿制品,那就另当别论了。

 

  按前述海南省文物局负责人的说法,如果他们觉得是假的,可以向工商部门举报。如果觉得被诈骗了,也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

 

  有分析认为,在海口,像周泽师这样疯狂投入的藏家不在少数,对于为什么他们会不计成本投入,有业内人士分析:

 

  一是这些藏家大多相信自己的眼光和感觉;二是“海捞”故事讲得好,很完整;三是收藏过程中,尽管大多数专家说是假的,但仍有小部分专家认为是真的,这坚定了藏家的信心;四是,有些收藏家认为,目前流通在市场上的上万件“海捞”涵盖了文物17个大分类的15个,除了字画和家具没有出现,其他均已出现,这些收藏人士认为没有哪个造假集团可以做到这点,只有沉船宝物才有这个可能性。

 

  但越来越多否定的声音出现后,当地投入巨资的藏家也开始焦虑起来。一名当地收藏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说,有时候经常半夜惊醒,然后会拿着仪器把自己买的藏品看一遍后,安慰自己是真的才能睡得着。


编辑:小明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