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柳亚子不满时局磨剑室里痛饮作诗

2016-10-21 10:34:02   作者:刘汉忠      来源:收藏快报   已阅读

《磨剑室联句》-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磨剑室联句》

 

  近期见到一组五纸诗页,用“宁波佛教孤儿院”款识的博古笺书写,未题年款。宁波佛教孤儿院的前身是1912年创办于白衣寺的佛教普益学校,至1917年由陈训正提议以校舍为院址建立佛教孤儿院,并于次年5月12日正式成立。笺页可以确定作于此后。

 

  诗笺一页诗云:“黄叶光阴又一年,坐追曩会意愯然。稽天巨浸将沉陆,满地夕阳欲刺船。姑妄谭之容痛饮,百无可作且逃禅。煎茶扪翰艰相值,记取江乡景物妍。”其中“逃禅”二字原作“求由”,可知是即兴所作的原稿。作者题款“病蝶”,这是南社名家吴江黄复的别号,因此引起关注。再看诗题“黄叶一首,集安如斋中作”,又一笺作“磨剑室联句,只得一首”,肯定这是柳亚子磨剑室诗友的唱酬之诗。随即,在《磨剑室诗词集》(《磨剑室诗二集》卷九编年诗,(1921年秋)查到“磨剑室酒次,与莘子、病蝶联句”诗云:“黄叶声中话古欢,莘子近重阳节渐添寒。招邀佳客终相待,病蝶料理回肠强自宽。死纵不祥生亦赘,安如人无可语梦忧安。灵山寂寂宗风歇莘子,天遣飘零到凤鸾。病蝶。”诗笺书法行草,依集核对知正文无异,只诗题小别,联句注“病蝶”简为“蝶”而已。同时的柳亚子“次韵和病蝶”诗“河山秋气逼残年,草草重逢一黯然”,是“黄叶一首,集安如斋中作”的次韵之作。

 

  病蝶即黄复(1890—1963),字娄生,号病蝶,吴江黎里人。南社名家,曾参加酒社、稊园诗社、蛰园诗社等,解放后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莘子”是与南社台柱柳亚子齐名的凌景坚(1897—1951),字昭懿,又字太昭,号莘安,别号莘子,又号更生。据《柳亚子年表》记载,1915年柳亚子“对时局益抱悲观,由孤愤转趋颓唐销沉。与里人顾悼秋、凌昭懿,沈剑双辈结为酒社,狂歌痛饮。此后复有销夏、销寒之社集。”酒社主要在黎里西头金镜湖聚会,每年中秋前后举办。从1915年起始至1923年止,其中1921年秋天因故停聚。1921年时,柳亚子夫人佩宜病肺,偕赴上海就医,月余乃返。这之后的磨剑室亚子、病蝶、莘子三人聚集正是在酒社停聚之时。一时没有了金镜湖上同人的议论纵横,而深宵孤灯小聚,国事、家事伤神落寞在磨剑室唱和诗中彼此都有分明流露。

 

  另一笺行草诗二首,颇难辨识。“枕上朦胧倦眼开”诗下另起行有“不知明天”四字,可能是对右诗某处的改易,但未见圈改。之下有款识“莘安作”。另起同韵诗一首,即《磨剑室诗二集》卷九“次韵和莘子枕上一首”,对应可识别:“波澜情海郁难开,锦瑟诗成苦费猜。憔悴灵均香草怨,荒唐鲁望锦裾才。几曾奔月求灵药,无那浇愁劝酒杯。收拾风华吾已矣,生天成佛让君来。”诗笺“收拾”“吾已矣”(原似为“销欢尽”)二处为改易之文。因此可以肯定为凌莘子、柳亚子二人各书一首的唱和原迹。

 

  又一笺页录诗二首,一为“一系孤舟感不禁”,又“星辰北斗夜初阑”,未题作者名款。为柳亚子诗“示莘子、病蝶”二首的次韵之作,作者非黄病蝶,即凌莘子。


编辑:小明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