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柔肩载道义 纤手绘丹青

——记我的大学老师、诗人、学者、画家、书法家林岫

2015-10-13 22:45:07   作者:张吉录      来源:新浪博客   已阅读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博主按】2015年的教师节,众多博友撰文怀念自己的老师。于是,想起了我的大学古典文学老师林岫在2006年出版的一本著作《林岫诗书墨萃》,集前老师别开生面地选辑了十五位前辈的32条语录作为“师语精蕴”,以表明对师长的感恩之情。她说:“为师不可负弟子,从学不可忘师长”,并在《编后小记》中写道:“冠‘师语精蕴’于集首,以陈思源感恩之意。”因此,我萌生了在博客里也写写自己老师的念头。可是,从小学、中学,再到大学受过其教育的学校老师,再加上走上社会的老师林林总总有几十位。常言说:“德高为师,品正为范”。他们当中很多人都值得一写,计划搞个“桃李芬芳系列”,也算没忘师长吧。本次发表“桃李芬芳系列之一”《铁肩担道义  妙手绘丹青——记我的大学老师、诗人、学者、画家、书法家林岫》,以后各篇将不定期推出。

 

    ——本文摘自张吉录期刊运营的博客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我爱书法,因为它是一个黑白分明的美的世界。书写心声,用点线抒发文学情感,乃平生一大快事。

 

  在书海中泛舟,有搏击,也有欢乐。那是认识和进取的搏击,那是创造和超越的欢乐。

 

  ——林岫语录

 

  “‘林中云岫非常见,才女当今有一人’。

 

  林岫是一首诗、是一幅书法、是一幅画、是一本诗书画合璧的书。

 

  林岫是一个文化的传承,一段苦难的见证,一朵艺术的奇葩,一个历史的传奇。

 

  林岫一生携诗书画之笔,行走在天地之间。任凭风雨坎坷,山高路险,身后留下一首首、一幅幅诗书画惊美之作,呈现给人间珍贵的艺术瑰宝。为了艺术的一种至美和庄重,为了人间的一份至爱和永恒……

 

  她就是著名学者、诗人、书法家、画家林岫先生,被誉为建国以来中国当代诗书画第一才女。”

 

  这是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慈善中国》丛书编委会为我的大学老师撰写的推荐词。

 

  在大学第二学期, 我们告别了圆明园西路正黄旗甲1号那座占地只有30亩的“袖珍校园”,搬往石景山衙门口。“笼子”大了,我们不用再局促于抬脚图书馆、迈腿大教室的狭小天地里。不过那样倒是十分方便, 免去了冬天早晨起来晚了, 旋风般地冲向大教室的“狂奔”。另外,也减少了进城先是转车颐和园北宫门、直跨中关村、再倒地铁于西直门的奔波劳顿。同时,也少了西去农大购物,东去北大蹭课的便利。

 

  新校园新气象,又开了一门新课“古典文学”。我们这一届全国200多人,共分四个班。我们一班同学主要来自陕西、贵州、北京(包括部队)、西藏、浙江、内蒙、云南、福建、广西。授课是一位名叫林岫的中年女老师,她中等身材,体态匀称,一双微含笑意的大眼睛里透出江南女子特有的聪慧和灵动,嘴角微微一笑,带着几分水乡的优雅和神韵,言行举止又不乏刚毅和洒脱。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作为普通高校的成人班,年龄参差不齐,最小的只有十五六岁, 最大的已是三十多岁。因此,翘课现象十分严重。大部分同学从一进入学校便去联系实习单位上班,当然去的最多的是《北京青年报》、北京电视台,也有一部分去中央级新闻单位的。因此,几乎每天都有大量出自师弟、师妹们之手的新闻报道,故有把北京电视台、《北京青报》称之为中国新闻学院校报、校办电视台的玩笑。如跟中国飞人刘翔有点“意思”的某某同学,就是常“泡”中央电视台的,毕业去体育部做了记者,因而在采访中与刘翔“结缘”;还有位学弟老子是山西某市长,在学校几年不认识班主任。他每天昼伏夜起,弄了一台袖珍电视机,晚上看电视,白天睡大觉,考试打小抄。最近,听说这位从来不上课的“官少”还当了他们市的组织部长, 真是王侯将相天生有种啊。但像上面俩位“通翘”(指整学期不上课或基本不上课)的毕竞还是极少数,大多数还是看老师的讲课水平和对该门课程的兴趣。林老师的“古典文学”课每堂都是人满为患,不仅后面的所有空位全部让人坐满,连过道也站满了人。其他几个班级也上“古典文学”,上着上着,一看人没了,原来大部分溜到我们教室去了。授课老师一看没人了,气得大发雷霆,让班干部们去叫人:“凡不回本课堂上课的,考试一律记零分!” 可别小看这一“招”还真灵, 大部分同学都给“吓”回去了,也有少数“冥顽不化”的顽固分子坚持负隅抵抗到底,任凭班干部再三威胁利诱也不回去。林老师学识丰富,讲课广证博引,枯燥的文学理论一经林老师之口便如评书故事,深受大专、本科、双学位、研究生各个层次的学生欢迎。

 

  林老师十分精通中国古典文学,对古代诗词、四大名著,乃至民间传说,从理论到作品追本溯源、融会贯通、纵横开阖、信手拈来。一次, 林老师在课堂上讲了一个“张飞打哑谜”的民间传说,情节生动有趣,我便将其记录整理为《张飞哑对诸葛亮》, 收入我编著的民间文学作品集《蟒蛇传奇》“民间传说”部分。

 

  林老师讲授古典文学时,从不炫耀自己的书法成就。因此,当时我们只知道林老师是国画大师范曾的前妻,是一位很有名的人,究竞有多大名谁也没去多探究。因为在北京逛街、吃饭、上厕所也许就会撞上一个名人, 最初还特别惊喜; 时间久了, 也就没了名人的概念,好像他们就是自己的邻居一般。

 

  大学毕业之后,我们通过多种渠道才对林老师慢慢有了更多的了解。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林老师五岁时跟着外公和刘思祖先生学习书法、声律。一天,刘先生见窗外蕉绿,出“风书蕉叶”命对,林老师稍加思索,即以“梦绕梅花”对出。自此,刘先生开始向林老师传授作诗之法。12岁因为顽皮打碎一个青瓷花盆,被外公罚其背书,背诵之中,林老师看到窗外桃花飘落,便吟成小诗一首:“秾花依树红,本欲占春风。娇弱无人赏,尽随流水东”。随后,写在一张毛边纸上。外公看到这天籁般的诗句和稚气的字迹,深叹孙辈的才华。中学 “临帖习楷,非欧即柳。或摹‘二王’行书,或学古篆今隶”。上大学时,每逢节假日便前往北京拜师求艺,沈从文、李苦禅、蒋兆和、包于轨等文艺界前辈都接待过这位南开大学的女学生。也许命运之神早有安排,在一个人成为大家之前都要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林老师学业优秀,因而被树立为“白专典型”,并以种种恶名查抄其宿舍,后又被列为“需要进行思想改造的学生” 发配到内蒙古大兴安岭。在鄂伦春自治旗深山老林的那个叫瓦盆沟的地方,有男工人78人,而女工人则只有林老师一名。林老师在工友和老师傅的帮助、指导下,学会了踩雪登山、劈柴造材和辨识兽迹等常识,掌握了在零下40多度生存的本领以及烧炉、检尺和打枝桠等技术。

 

  有一次收工时,林老师和三位工人师傅因为寻找埋设在雪窝里的卡钩,回来晚了。在返回瓦盆沟场部大约六七百米的道路上,遇着了出来觅食的两大两小四只饿狼。师徒四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走,狼则在在道路右边的防火沟里来回窜跑,发出声调凄厉的狂嗥,令人毛骨悚然。三位师傅紧紧护着林老师的左右和后方,一位姓刘的师傅大声地向林老师喊:“只要你朝前走,自己腿不软,不趴下,狼就不敢窜上来!”他们一边大声骂着狼,一边用大锯在雪地上刮出刺耳的怪声,这才吓退了狼。在以后的生活和工作中,遇着大小困难,林老师始终记着刘师傅喊的那句话:只要你朝前走,自己腿不软,不趴下……

 

  在那皑皑白雪、万木葱绿的丛林里,林老师以贴在床头的“自强不息”四字以自勉。白天与男工人一起外出劳动,晚上借着月光在宣纸上尽情挥洒,只有阵阵松涛为林老师鼓劲加油。

 

  艰苦的林场生活,使林老师“生平第一次感到诗词和书法是最能抒发情性的灵物。呻吟舒啸,叶韵倚声,形可易于楮墨,涂抹挥洒,居然能伸怀抱、惬性情,解郁闷、散块垒,甚可回肠荡气。”“深信那纸上的黑白分明,绝不似世间之混沌淆乱;唯它,可以当作知己,抚慰寂寥,一倾心声。” 就这样,从南开大学带去的散帖和《初拓三希堂法帖》残本伴随林老师度过了八载的四季黎明和黄昏。

 

  “人生五味闲中领,抚帖重修翰墨缘。灯似豆,屋如拳。漫天飞雪压成绵。名心灰到檐冰冷,笔下烟云泰泰然”。

 

  “三碗饭,一箱书,半杯浊酒自相呼。披衾展读柴桑句,算计天明摘短蔬”。

 

  “才华空费青衫老,江山都被愁分了,病怀懒赋春归早,一幅梅花,十载伤心稿”。

 

  ……

 

  一首首凄美、动人心魂的诗词, 是林老师对自己林海雪原生活的真实写照,也正式开启了林老师的文学和艺术人生之路。

 

  1976年9月,林老师带着126首诗词走出林区,来到北京从事外文编译,后又到原兵器工业部主管主办的《科技情报》杂志担任副主编。从此,林老师的人生出现魔术般地大转变。

 

  然而,林老师没有因为生活和工作环境的好转有所懈怠,而是贪婪地精读《书谱》,反复临写智永的《千字文》、黄庭坚的《松风帖》,汲取传统的艺术营养。于是,便有了林老师书法在继承传统基础上的创新求异,“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处”,形成了端庄大气,秀逸潇洒的书法风格。2013年9月12日,香港大公报刊发了《林岫:个性分明的才女书法家》的文章。文章称:“中国书法史上,女书法家不乏其人,当代书坛更是崛起一个女书法家群体,当中尤其林岫书法好、学问佳,被称之为‘才女书家’”,并评价其书法“用笔秀逸潇洒,取势跌宕多姿”。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林老师主编的图书有《中外文化辞典》(副主编)、《当代中日著名女书法家作品精选》、《汉俳首选集》、《当代书坛名家精品与技法》、《全球汉诗三百家》、《北京国际书法双年展作品荟萃》等,著作有《古文体知识及诗词创作》、《文学概论》、《古文写作》、《诗文散论》、《日本古代汉诗初探》、《林岫汉俳选》、《林岫诗书墨萃》、《紫竹斋艺话》、《紫竹斋诗话》、《紫竹斋联话》等。从1984年以来十数次应邀赴日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以及港澳台地区进行书法交流及中国古典文学讲学活动;1993年至1994年,在中央电视台第二套和第四套海外影视台主讲《中国风·诗书画坛》(28集);1994年8月至9月在新加坡文物馆举办“林岫诗书作品展”;2007年11月15日至19日在香港展览中心、12月5日至8日在中国台北中正纪念馆,12月15日至20日在北京中华世纪坛,举办“两岸三地书法艺术巡回展·林岫书法展”。1992年、2000年分别参加东京“中日代表书法家作品展”;1994年参加韩国“书艺月刊·百家墨作品展”;1995年、2003年参加汉城“国际书法交流展”;1999年参加东京“中国二十世纪书法大展”;2002年分别参加北京、东京“中国书法二十人日本书道二十人作品联展”;2002年分别参加北京、东京“中日书道百家作品交流展”等重大国际书法展。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985年以来,林老师就开始在中国书法家协会担任领导职务,她正直敢言,办事公道,具有很高的威望。2009年10月30日至11月4日,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评审工作在河南平顶山市举行。该奖是我国政府在书法界设置的最高奖,相当于电影的金鸡奖、电视的金鹰奖、戏剧的梅花奖。而终身成就奖是为了嘉奖那些为中国书法事业奋斗终生德高望重在世的老艺术家。可是,继第一届两位、第二届四位之后,这次评委们一下子推出了魏启后、沙曼翁、刘江、刘艺、孙其峰、姚奠中、林鹏、刘正谦、高式熊、佟韦十位获奖者,而且评委会其他成员都签了字。这时,因北京暴雪、飞机晚点的书协副主席林老师到达了。林老师没有像其他先到的那些书协主席团成员,签完字去领评审费,而是拒绝在这个评选结果上签字。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书协副主席拒绝就评选结果签字的消息,无疑是给评比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很快在网络上吵得沸沸扬扬。时隔一个月后,颁奖典礼如期在平顶山新城区会议中心举行,主席台上人们没有见到林老师的身影。同时,最终获得终身成就奖的也只有沙曼翁、刘江、孙其峰、姚奠中。是中国书协采纳了广大网友的意见?还是书协的上级机关和领导出面纠正?但其关键一人还是勇于仗义执言、拒绝就评选结果签字的评委林老师。

 

  事后,林老师在解释为何不签字时说:“名单中的很多人不符合终身成就奖的条件,只够最佳工作奖,而她本人不愿意看见这一代表书坛最高水平的奖项标准下降,从而影响整个书法水平和评选标准的下滑。”。身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林老师用自己的举动和选择维护了中国书法家协会的权威。拒签的行为虽然很“潇洒”,却给她生出许多是是非非和麻烦。但是,林老师让人们感到了正义还是我们社会的主流,让大家看到了中国书坛的希望。

 

  “桃李满天下,春晖遍四方。”执教中国新闻学院古典文学的林老师,学生遍布全国各地的报社、杂志社、电视台和广播电台。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林老师不仅从事书法、文学创作和文学教育,还致力于书法教育,经常前往全国大学、厂矿企事业单位书法培训班讲课。使她感受最深的是中国书法家协会西部教育基地开班,全班有学员三百人,当林老师讲课时,全班鸦雀无声,只有粉笔写在黑板上的声音,真是掉地下一根针都能听得见。讲完课后,一位老年学员动情地对林老师说:“我们是井底的青蛙,是你们用一根绳子,把我们拽了上来,让我们看到了无垠的天空。”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林老师从事和担任过的职务有中国新闻学院古典文学教授、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四届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五届副主席、北京市书法家协会主席、中国国际艺术家研究院艺术顾问、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理事、北京大学中日诗歌比较研究会副会长。现任国务院参事室中华诗词研究院顾问、中央文史馆书画院院委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院委研究员、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中国汉俳学会副会长、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北京市书法家协会主席。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林老师常说:“我一有时间,首先是乐于读书,读之余著文;文之余出游;游之余赋诗;诗之余作书;书之余写画。人生有此六乐,足矣”!

 

  作为一名诗人,林老师共创作诗词三千首,已发表过的有五百多首。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982年夏天,林老师在承德偶遇著名作家姚雪垠。姚老说:“听说你诗词作得好,请以我的名字做一副对联吧!”林老师稍加思索,一副对仗工整、立意贴切的嵌字联便脱口而出:“山似青锋犹带雪,云如苍海更无垠”。姚老听了拍案叫绝。十分讲究诗词声律的启功先生称赞:“在林岫的诗词中别想挑出格律和对仗不工整的毛病。”国画大师尹瘦石先生看过林老师的诗画赞誉道:“林中云岫非常见,才女当今有一人”。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国著名佛学家、书法家兼诗人赵朴初读了林岫的诗作后称赞道:“很有诗才,实属难得。”他认为,林岫的诗是自然流出,没有作的痕迹。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书画艺术家、中国国际书画院副院长、中国书画学会副主席李太平这样评价林老师:“林岫诗书一体,行草一炉,‘林家风格他家无’”。“林岫的六势之美,基本上囊括了书法中笔、力、墨、意四种因素的作用,展示了自己的书法风貌。林岫六势的千变万化,是书法的无限丰富性、多彩性的表现,她所表现出的字魂体魄,庄重和谐,会使观赏者之眼手以至于心理都跟着活动起来,有时振奋,有时沉着,有时飘逸,有时凝重,有时宽舒,有时严谨,有时增长了一般人的惊人的气魄和无穷的威力。”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早在1987年,赵朴初、楚图南两位前辈就十分看好林老师的诗书:“果然灵秀”“将来林岫的成功远非今日可比”。如今,收藏市场掀起林老师作品收藏热。在互联网上打开百度搜索引擎,输入“林岫书法收藏”,随处可见林老师书法交易价格。一幅规格为34cm×58cm的纸本林岫《书缘》,标价30000元。


编辑:泽恩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